来自 工作 2019-07-07 16:45 的文章

2019,建陶行业的出路在哪里?


当东半球是白昼时,西半球必为夜晚。绝无永昼或永夜的可能,如有那只意味着星球的死亡。生命的凋零!


1、进击的福建企业

广东陶企不大愿意关注福建陶企,纯粹觉得没必要,广东陶企无疑具有很典型广东味(无论企业主来自外省或本地):踏实、务实。这在喧嚣年代,这是难得的定海神针,体现了一种难得的对品质高要求的工匠精神,有好口碑,就有好销量。相对比,福建陶企(本文专指有生产线的企业)更专注流通渠道的经营,一切追求快速流转,灵活!

1.jpg

2018,面对市场的不确定,流动资金的普遍紧缺,广东陶企普遍进入了观望期。这一年,一些有实力的福建陶企却一改往日谨小慎微,在产品及形像提升上大举投入,吸纳了一大批佛山技术及营销人才,出品了一批相当棒的产品,特别是仿古类及一些细分市场的产品。2019年,福建陶企的投入仍会不断加大投入,基于福建系在传统经销商渠道中的优势,在短期内,他们会有一波不错的增长势头;同时,由于经销商渠道的萎缩,如果过分依赖零售,福建陶企必然会面临增长的天花顶。


2、产品创新的天花顶与产业资本的自救

经过前几年的去库存,仓库爆仓的最危险时刻已经过去,盲目乐观的市场情绪不再有,生产线停开及转产将是未来的主线,目前市场的产品已足以满足各类市场的需求,产品创新不再具有吸引力,主导未来创新方向的将是“流动性问题”,原材料供应方、厂家、员工、流通渠道、相关家居行业、设计师、采购方、用户、金融机构、技术支持方等的关系将进入一个极为复杂的纵横联合时代,以这种关系为基础的商业模式创新将会不断迸发。或大资本、大产业、大手脚联横,或以资源利用最大化为目的纵合。

这几年,任何产品的创新都没有意义。各陶瓷品牌所要做的只是找准目标市场,调整产品结构、商业模式去满足目标市场的需求!


3、进口砖的“繁荣”与理性回归

2018年,进口砖进入了一个高潮,从供应端开始,总代性质组织明显增多,其中多为国产砖代理进口砖形式,形成了一个火热的局面,终端经销商在求变心态的推动下也对进口砖充满了期待。2019年,进口砖的繁荣景象将进入尾声,进口砖刚性价格与有效需求增长不足的矛盾将突显,洗牌风暴酝酿中。非专业性机构将面临经营困境,近几年的新进入者将逐渐淡出。专业性机构持续企稳等待时机增长。

2.jpg


4、聪明的投资者与被窥视的优质品牌

这几年风风雨雨,有企业不断甩卖资产,持有资金;就有企业不断抛却现金,买进资产。谁是妖,谁不是妖,挨上孙悟空一棒都得现形。过去再大、再高调的陶瓷品牌,都得面对资金链的问题,当资产不能流动、不能折旧,哪怕你有多少条窑炉,都是当日对手的猎物。

把握经济趋势,操作资金流动,始终是高智商人群的游戏,A在高位时把企业卖给B,持币观望,当行业萧条,B失去流动性,A在低位把B生吞,就一点都不出奇。2019,多少优质的陶瓷品牌或企业都暗中被盯上,窥视者在等待他们的膝盖。


5、IT人的入侵——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?

现在媒体上流行一个词“高维降级拯救低维”,估计很多陶瓷企业主的都是这样一个想法:行内人解决不了我的宏图大志,不妨换外来和尚试试看。然后这几年类IT行业的人大举进入,其实效果如何,一目了然,产生效益并支撑企业运作的依然是旧有部门。无论你怎么高维救低维或是往整体家居方向走,陶瓷都不会是一个IT行业。陶瓷企业从来缺的不是将军,缺的是脑袋,脑子是个好东西。或说,我们陶瓷企业普遍缺乏一个幕僚机构,2019之后,思路决定出路,立足行业的新思维才会有出路,除非你有足够融资能力布个大局。

所谓新思维,任正非这几天说了:华为要过紧日子,平庸的人不得不离开。好吧,这就是对新思维来源的注解。


6、响应号召——服务乡村振兴战略